您當前的位置:天津長安網 > 人物 > 政法英模 > 正文
讓乾坤更清朗
——記天津市公安刑偵局二支隊三大隊大隊長孫冀
天津長安網 http://www.ibcrng.live  2019/07/23
  【字號:

  孫冀,男,漢族,中共黨員,1973年4月出生,1995年8月參加公安工作,現任天津市公安刑偵局二支隊三大隊大隊長,曾榮立個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受到嘉獎4次,被評為“津城警星”、天津市新長征突擊手、天津市政法系統優秀共產黨員、天津市模范公安基層領導干部、天津市優秀人民警察、刑偵系統破案能手等。

  看上去,他是那么普通的一位中年人,個子不高、瘦削精干。由于得過面癱,他的右側面部肌肉有些僵硬,右眼視野受到限制。走在人群中的他,身著暗色衣服,就像不起眼的鄰家大叔。

  可他又那么不一般。作為“打黑”刑警,他和同事們一起成功打掉了天津市第一個判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他在工作中總結出的審訊提綱、證據分析,成為“掃黑”民警辦案的樣本;12年里,他帶領隊員成功鏟除天津市20余個黑社會性質組織、80余個惡勢力犯罪團伙,他用這些成績為自己“代言”。

  他是天津公安警星、優秀人民警察、刑偵系統破案能手。

  他叫孫冀,天津市公安刑偵局二支隊三大隊大隊長,一位響當當的掃黑除惡鐵血刑警。

  天空絢爛的焰火,是為我們慶功的禮花

  2001年7月6日深夜,塘沽一個緊鄰燃煤批發市場的居民樓里,幾個黑影若隱若現,他們一身黑衣,蒙面上樓,腳步輕盈。在一個單元門口,幾個人借著外面路燈微弱的光線相互看了一眼,只見其中一個高個兒蒙面人點點頭,隨后幾人破門而入……

  事主20余萬元財產被搶劫,還險些受到人身傷害。事主是一位做燃煤批發生意的老板,苦心經營十幾年,攢下百萬家產。這次搶劫,似是熟人作案,嚇得事主一家人心驚膽戰。

  那時,孫冀剛滿28歲,從警6年。他愛動腦筋,每天長在隊里,只要有警情他就跟著出警,年紀輕輕就積累了豐富的辦案經驗。他喜歡刑警這個職業,似乎對破案有著天生的悟性,案情分析時,他的直覺常會不經意地直抵破案要點。

  這起入室搶劫案件,孫冀參與了調查取證。與當事人相識且為同行的人有幾十位,都要逐一排查。

  王老板,50多歲,一臉憨厚,但身家可觀。“倒煤生意”最怕燃煤自燃,半年前,王老板的存煤倉庫遭遇過一次燃煤自燃,損失慘重。孫冀和他約定的見面時間是兩點,可他兩點四十分才匆匆趕到。他坐在孫冀對面,表情略不自然。

  見他緊張,孫冀隨口問:“為什么晚到?”

  “今天上午,我家里的院門改朝向,師傅干活兒慢,拖延了時間,所以晚了。我可不是故意的啊!”

  “哦,為什么好好的院門要改朝向?”孫冀問。

  “警察同志,您別在意,我年初算過命,說我今年有‘牢獄之災’,必須改院門才行,還不一定能破。”

  孫冀又和王老板簡單聊了幾句家常,他聽出王老板很迷信,對算命人說的話篤信不疑,話里話外一再強調害怕自己會有“牢獄之災”。孫冀觀察了王老板片刻,覺得王老板說話有些猶疑,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孫冀暗想,得想辦法讓他說出來。孫冀想起師傅說過的話,無論是問詢、審訊還是一般的了解情況,一定要認真細致。多問一句,也許對破案沒有任何用處,但少問一句,也許重大線索就從手中一滑而過。只有面面俱到、八面見線才有可能發現線索。

  “你認為你做了什么事情才會有‘牢獄之災’?”

  王老板“唉”地長嘆了一口氣,之后,便無下文。

  孫冀給他倒了一杯水,說:“我知道怎么化解你的‘牢獄之災’。”

  王老板眼前一亮,“警察同志,你幫幫我。”

  孫冀說,你實話實說我才能幫你分析,才能幫你化解。你藏著掖著別人怎么幫?

  王老板又長嘆一口氣,站起身來,從口袋里掏出折疊在一起的幾張打印紙。他一邊展開一邊說:“警察同志,我就和您說了吧,我知道這個案子是誰干的,八九不離十。”

  王老板的生意合伙人是老陳,倆人是武清同一個村的老鄉。生意本來做得風生水起,但半年前的那次燃煤自燃,讓兩個人的生意受損。



稿源: 天津政法報   編輯: 范藝瀛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7m.cn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