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天津長安網 > 人物 > 長安之星 > 正文
跨境“攻心”:老刑警勸返詐騙嫌疑人
天津長安網 http://www.ibcrng.live  2019/10/18
  【字號:

  2018年8月,本市某公司總經理薛某偽造合同詐騙數億元后逃往塞浦路斯。此案直接破壞了企業正常經營,影響十分惡劣,而中塞兩國“引渡條約”尚未生效,跨境勸返又無成功先例,辦案難度極大。

  在這種情況下,市公安局刑事偵查總隊三支隊三大隊民警王洪偉帶領“徒弟”——三支隊四大隊副大隊長張樂接受了勸返嫌疑人的重任……

  網上開導:“趕緊回來吧”

  王洪偉是一位有著三十多年一線經驗的“老刑偵”。他看了薛某的案卷,眉頭緊皺。

  “薛某學歷高,腦子活,有MBA學位,還會多國語言。他此次作案并非臨時起意,而是精心籌劃了多年……”王洪偉在反復研究薛某的情況之后,嚴肅地對“徒弟”王樂說,“咱們一定得謹慎行事!”

  憑借多年的偵查辦案經驗,王洪偉反復揣摩薛某逃亡期間的心理變化,認為其抵達塞浦路斯后,很可能產生回國自首的想法。同時,他根據掌握的資料,分析薛某的性格特點,認為其生性多疑,不會輕易相信陌生人。于是,這對師徒綜合薛某的性格特點、案件性質、家庭背景等因素,制定了具體的勸返方案。

  經過大量工作,今年元旦過后,王洪偉通過電子郵件與薛某取得了聯系。薛某表示,他愿意配合警方工作,但提出了很多條件。王洪偉沒有直接拒絕,而是耐心地向其介紹、講解相關法律知識,對其進行開導、勸解。

  那段時間,王洪偉幾乎每隔幾天就會給薛某發一封電子郵件,和他“談心”。

  “你放心,家里都挺好的,我已經幫你把困難解決了。”

  “我還有一年多就退休了,不可能一直這樣幫你,孩子、父母都挺想你的,趕緊回來吧!”

  ……

  郵件一封封地發出去,薛某有時很快就能回復,但有時會拖延好幾個小時,甚至拖到半夜。王洪偉說,這里面有時差的原因,但更可能是薛某在進行激烈的思想斗爭。

  直到今年4月,薛某再一次回復王洪偉的郵件,干脆地說:“王警官,我相信你,咱們見面談吧。”

  海外面談:“想想以后該怎么活”

  4月4日,王洪偉、張樂和公安東麗分局民警竇亞鋒組成工作組,飛往塞浦路斯開展勸返工作。

  經過三個月的溝通,終于可以和薛某面對面了,王洪偉非常興奮。飛機上,他做了個夢,夢到成功說服了薛某,帶著他回國投案。

  一覺醒來,張樂問他:“師傅,咱們這趟成功率有多大?”王洪偉想了想這個夢,笑了:“六成吧,但咱們可是做了百分百的準備啊。”他沒跟張樂提這個夢,只是暗下決心,要盡最大努力實現“夢想”。

  飛機準時抵達了塞浦路斯。他們很順利地見到了薛某,但薛某表示:“今兒什么也不談,你們先回酒店休息吧,明天聯系。”

  “正好,我們坐了這么久的飛機也累了,再說,還得倒時差呢。”王洪偉笑著說。

  “明天上午8點,海邊見,只和你一個人談。”當晚,薛某聯系王洪偉,約定了見面的時間地點。工作組連夜趕到該地查看,發現這是一處人流密集場所。“白天這里肯定人更多!”王洪偉分析說,“薛某心虛,才會選擇這里。”

  第二天早上,王洪偉和薛某準時見面了,但他們談得并不理想。薛某堅持自己的條件,不肯讓步。雙方僵持到當日22時。“先這樣吧,明天早上8點,還在這兒見。”薛某說。

  可是,轉天,到了約定時間,薛某沒有出現。王洪偉給他打了好幾次電話,無人接聽。“難道他變卦了?不愿意繼續溝通了?”張樂和竇亞鋒有些著急。“別急,再等等,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會無故消失。”王洪偉鎮定地說。

  果然,兩個小時后,薛某發來信息,稱前一日談的時間太長了,他體力不支,病了。“我剛吃過藥,馬上就來……”

  當日,雙方又談了12個小時,仍然沒有結果,但薛某向王洪偉透露了回國自首的想法。

  談話期間,王洪偉認真聽薛某的每一句話,觀察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回到賓館,他和張樂、竇亞鋒一起分析薛某的心理變化。“我們不能急躁,不能出紕漏,一定要讓他完全自愿地回國投案。”

  雖然工作組做足了“功課”,但在第三次談話時,還是發生了意外:薛某可能是太緊張,太累了,突發心臟病休克,被緊急送往附近醫院。

  經搶救,薛某脫離了生命危險。一睜眼,看到王洪偉親自守在病床邊,他不禁動容。王洪偉趁機開導說:“你孤身一人在這里,不煎熬嗎?回國了,你要接受法律制裁,但在這里,你遠離親人不說,這才四十歲身體就垮了,以后該怎么活?”一句話戳中了薛某的痛處。

  “我知道錯了,但我不敢面對啊……”外逃八個月,薛某積累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

  ……

  當日,兩人交談了很久,薛某終于打消了顧慮,在王洪偉的安排下同身在國內的妻子、孩子進行了視頻通話。通話結束后,他抹了抹眼淚,說:“真心感謝王警官,我跟你們回去!”

  踏上歸途:“你選擇了正確的路”

  今年4月13日下午,外逃塞浦路斯八個多月的特大詐騙犯罪嫌疑人薛某,在公安機關歷經五個多月的艱苦偵查、法律震懾、心理疏導、親情感化和境外面對面接觸后,在工作組的陪同下,回國投案。

  近鄉情怯。在迪拜轉機時,薛某的情緒再度波動,又反悔了。王洪偉像老大哥一樣,推心置腹,將道理講明講透,對他進行開導。之后,張樂陪著他在機場內“閑逛”散心。漸漸地,薛某穩定了情緒,繼續踏上歸途。

  飛機一進入中國領空,薛某頓時緊張起來,不住地喃喃自語:“完了,我這輩子算是完了……”王洪偉見狀,輕輕拍了拍他,溫和地說:“別擔心,你還年輕呢。現在你選擇了一條正確的路,以后還有機會。”薛某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說:“謝謝王警官,遇到你是我的福氣。”

  飛機落地,走出艙門,王洪偉長舒一口氣,笑著說:“我之前做了一個夢,成真了!”



稿源: 天津政法報   編輯: 范藝瀛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7m.cn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