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天津長安網 > 觀點 > 理論研究 > 正文
開啟網絡空間治理新范式
天津長安網 http://www.ibcrng.live  2019/09/19
  【字號: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互聯網、發展互聯網、治理互聯網,一系列重大決策、舉措相繼出臺頒布,司法需要承擔起引領網絡新業態、回應司法新實踐、把握改革新機遇的重要使命,“讓互聯網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運行”。

  信息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遇,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系統部署下,深化司法體制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全面推進,2018年9月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成立。成立一年來,北京互聯網法院出臺了一系列開創性舉措、審理了一大批有影響力案件,深刻地影響了全國互聯網行業秩序的確立和完善。

  一、網絡強國戰略下的司法治理使命

  網絡經濟作為經濟新常態下的重要內容,如何有效服務網絡經濟發展大局、保障網絡強國戰略的實施,是時代賦予司法的全新任務和難題。司法需要承擔起引領網絡新業態、回應司法新實踐、把握改革新機遇的重要使命。

  (一)引領網絡新業態。“互聯網+”背景下,一方面,以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5G技術等技術革新為引領,新科技產品、業務領域、交易方式不斷涌現;另一方面,互聯網技術對傳統產業正在進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鏈條的改造,尤其發動了一場交易領域的革命,電子商務、共享經濟空前繁榮。但在規則層面,“情況變化快、立法規制慢”的困境一直存在,產業發展一定程度上仍處于“野蠻生長”之中,交易繁榮也帶來了大量的網絡糾紛,層出不窮的涉互聯網案件涌入少數互聯網產業發達地區的基層法院。產業無序發展和野蠻生長必將使得互聯網帶來的增長紅利大打折扣,司法機關應當與時俱進地提升定分止爭的治理能力,建構新秩序“讓互聯網在法治軌道上健康運行”。

  (二)回應司法新實踐。互聯網新業態不僅重塑著社會生活,因之產生的新形勢、新特點、新問題對傳統司法審判體制也提出了挑戰:網絡平臺交易突破了傳統的合同訂立方式和案件管轄規則,在審判實踐中引發了極大的爭議;互聯網購物、支付案件總體上數額小、數量多、跨地域,傳統審判模式很難適應當事人之間“低成本”“快審理”的司法需求;互聯網案件當事人行為虛擬化、交流在線即時化,涉互聯網案件取證難、舉證難、認證難。因此,亟須改革傳統訴訟體制以適應互聯網訴訟新實踐。

  (三)把握改革新機遇。科技潛在地改變著糾紛解決方式、司法審判方式,讓司法更加公正、透明、陽光和高效。通過搭建互聯網訴訟平臺,在線為當事人提供訴訟指南、在線咨詢、遠程立案、在線審判等現代化服務,可以大大提升工作效率、降低訴訟成本。當前我國正處在訴訟急劇增長的時期,2018年地方各級人民法院審結、執結案件2516.8萬件,同比上升10.6%,全國員額法官人數為12余萬,人均結案超過200件,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于司法領域,有助于給法官“減負”,提升司法裁判的客觀化、精細化水平;利用大數據分析,可以發揮我國案件樣本數量大的優勢,集中分析類案特點,總結審理經驗、提煉審判規制,提升規制治理的適應性和有效性。

  二、互聯網法院:智慧司法改革的先行者

  服務于網絡強國戰略下的現代化治理使命,2015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首次提出了“智慧法院”的概念;2016年2月,周強院長在最高人民法院信息化專題講座上更清晰地提出智慧法院的藍圖;2017年4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加快智慧法院建設的意見》;2017年8月18日,全國首家互聯網法院在杭州成立;2018年9月9日,北京互聯網法院正式掛牌。一系列改革舉措鏗鏘有力、蹄疾步穩。

  (一)服務新業態,實現司法新效率。截至2019年8月31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共收案34263件,并致力于糾紛解決與規則治理并重,以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一方面,積極構建具有互聯網特色的多元化調解體系,建立線上一站式多元糾紛解決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將大部分糾紛化解在源頭之中,并依托互聯網技術,借助法律知識圖譜、類案智能推送、裁判文書智能生成等方式,助力法官審判提速增效,實現收案結案“雙高”。另一方面,北京互聯網法院準確研判新類型案件,明確網絡交易新秩序,通過“抖音短視頻”“斗魚直播平臺”等典型案件的審理,明確了互聯網環境下新類型傳播內容納入著作權保護的范疇,積極探索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新技術帶來的新客體保護規則,不斷提升網絡交易的確定性和透明度。

  (二)回應新實踐,構建庭審新規則。針對大多數涉網糾紛當事人行為虛擬化、跨地域、即時性的特點,在集中管轄的基礎上,北京互聯網法院積極推動司法審判由線上到線下的審判流程再造和規則重塑:規范電子送達程序,建立多元化線上送達體系;完善在線庭審規則,塑造規范化在線訴訟環境;制定電子證據標準,規范全鏈路證據認定流程。以司法區塊鏈——“天平鏈”為核心的舉證、質證、認證體系,創新順應互聯網審判的證據規則,有效提升司法審判質效;通過審判流程在線化、智能化改造,使當事人足不出戶即可完成訴訟全過程,實現網絡司法治理資源集約化,充分滿足涉網糾紛“低成本”“快審理”的新需求。

  (三)探索新科技,打造訴訟新智慧。北京互聯網法院自主打造“多功能、全流程、一體化”的電子訴訟平臺,實現訴訟流程從立案到查閱卷宗全程在線,通過訴訟服務平臺將原來分散于各處的審務公開、訴訟工具、司法鑒定等訴訟服務功能“化零為整”,通過“移動微法院”小程序、AI虛擬法官、文書自動生成等方式,拓寬和延伸訴訟服務維度,使得社會公眾更加深度地參與和監督審判活動,與人民群眾形成“良性互動”,取得社會的廣泛理解和支持。

  三、互聯網法院的未來:開啟網絡空間治理新范式

  成立一年來,北京互聯網法院的一系列大刀闊斧改革成效顯著,有效地解決了涉網案件中的地域限制、審判效率和事實認定等現實問題。當前改革實踐和理論研究主要關注互聯網法院在技術層面的運用,側重于司法效率和司法便民的層面,互聯網法院建設局限性仍然明顯。從社會治理的全局來看,互聯網法院不能只滿足于電子商務網上法庭的“翻版”,不能止步于現實法院的網絡“遷移”,而應成為完善網絡治理、提高網絡法治水平、探索互聯網審判新模式的新起點,以開啟網絡空間治理新范式:

  (一)拓寬訴訟平臺輻射廣度和深度。順應互聯網經濟的數字化特征,在平臺打造上,要實現與大型互聯網企業、電子商務平臺交易數據的對接,實現訴訟證據從當事人自行收集向“平臺一鍵式引入”的轉變,實現涉網矛盾糾紛化解網上數據一體化處理;將互聯網法院作為推行電子政務、建設新型智慧城市規劃的重要內容,逐漸過渡至與不動產登記、知識產權管理、公安、海關、稅務等國家機關,仲裁委、調解委、公證處等機構,電信、移動、郵政等企業的數據庫有序對接,建設一體化的大數據中心,服務起訴、舉證、保全、審判、執行各個環節,進一步發揮跨界互聯的網絡效應和大數據分析的“共享共治”功能。

  (二)擴大互聯網法院的管轄范圍。目前互聯網法院受案范圍還相對保守,僅包括互聯網購物等合同糾紛、著作權、鄰接權權屬、侵權糾紛、域名糾紛等引發的民事、行政案件。但從現實需求來看,網絡詐騙、網絡謠言、網絡色情與暴力、網絡教唆和煽動等問題在我國互聯網產業發展中較為突出。未來應逐步擴大互聯網法院的管轄范圍,對針對網絡或以網絡為媒介實施犯罪的刑事案件進行審理,如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的犯罪,以及利用互聯網實施的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犯罪,全面構建網絡空間法治秩序。

  (三)由輔助工具到深度智能的探索。人工智能作為21世紀三大尖端技術之一,為互聯網司法提供了有力支撐。但在互聯網法院的應用中,人工智能目前主要被定位為輔助工具,適用于法律智能檢索、文書自動生成、智能法律咨詢等領域,應用程度有限。面對我國司法實踐中案多人少壓力大、辦案人員水平參差不齊、標準不一的突出矛盾,人工智能仍存在較大的適用空間和潛力。以互聯網法院建設為契機,依托我國案件樣本數量大的優勢,可進一步打通全國各法院間的“數據孤島”,拓展法律場域內的人機融合新模式。把握好時代機遇,我國司法審判實踐將迎來跨越式新發展。



稿源: 法制日報   編輯: 范藝瀛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7m.cn足球即时比分